美文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原创散文,1998年的特大洪水

    又到七月,不免想起两年前的消泗之痛武汉,地处华中,长江从西呼啸而来,汉水在这里交汇,千湖之省的首府,处处有水的身影。人们依水而居,依水而生,水润养着人们的生活。在水事正常的日子,东湖会点缀着艘艘游舟,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游泳随想(一)

    回想起来,我童年的游戏中可以和体育沾上边的,大概只有游泳了。小时候我一家人住在广西贺县(今贺州市)父母任教的一间中学。学校离贺江很近,或者说贺江离学校很近,只有两百来米。那时的贺江江面宽阔,水流平缓,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病房故事,临床上对濒死的病人

    拂晓,当又一颗启明星升起的时候他的灵魂已奔向了天堂。静谧的病房,这件狭小的房间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,毫无生机。只有这条白床单上那束鲜红刺眼的玫瑰提醒着人们,被单里裹着的刚刚停止呼吸的生命曾经也是仙龙活跳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红楼美女施千媚,浮云锦鲤云端秀,古韵新风,诗词点萃,8

    临江仙周顺舟道是年华容易老,人间岁月匆匆。花开花落几番红。前尘无量事,心净自随风。问遍残星和晓月,天涯一笑浮生。百年光景百年空。此身非我有,何故梦三更。江东六十四屯惨案祭周顺舟今天是江东六十四屯惨案遇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掬水才能月在手,弄花香满衣是千古传诵的名句

    春山夜月是唐代诗人于良史的一首五言律诗,描写了在春天夜晚置身于山中赏月的景致,流露出一种悠然自得、纵情山水的畅快心情,其中的掬水月在手,弄花香满衣是千古传诵的名句。它似是写景,又似是问禅,应该大有深意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我们只是岁月的天涯过客

    读叶笑《假凤虚凰》中的伴生朝花梦里,转眼便得白头。不若红烛相伴,一世浮沉何忧心生感触。时光荏苒,半生繁华已然如梦掠过,多少前尘往事都在小桥流水中泛着时光的涟漪,多少过往旧梦都在古道西风中追思成一叶秋殇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一帘丝雨弄清弦

    夜,听一帘丝雨抚弄清弦,声声透着柔婉,弦弦溢出清凉。那恍若隔世的音,回荡着几许迷离,几许惆怅,肆意拨弄着心弦。那一腔雨打芭蕉的愁怨,客船听雨的飘零,千年还未停歇,我便从一弦一曲里以半枚禅心的雅致枕歌而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【少年游】读《四书五经》

    四书论语先贤经典果因流,褒贬乃常由。洁身三省,怀修仁义,言出必斟求。浮华淡看初心守,行孝信真酬。寡欲清廉,为人克己,兴礼仲尼优。孟子尊儒兴礼发乎仁,弘爱主卑循。推恩扬善,求贤明士,唯亚圣功臣。权威藐视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做蛐蛐还是做蚯蚓?

    做蟋蟀还是做蚯蚓?天气真热,忽然想到蚯蚓,觉得做蚯蚓挺好,昼伏夜出,夜晚躲在泥土中,不用开空调费电,疏松了土壤,增强了土壤的肥沃和透气、排水性能,变废为宝的同时还能练就一幅百毒不侵的好身板,的确是爽然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或者在思乡的路上,文,油画,文菲,原创

    在路上的诗人如果生命的存在是在时间和空间的维度上展开的,那么故乡就是每一重维度的原点,迁徙与探索未知似乎是生命的本能,因此,生命仿佛一个个孤独的质点,总是要在来来往往之间移动的…,直到离开故乡越来越远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慢下来,因为只有自己懂得

    总有一天,会有人从头至尾仔细看你写过的状态,认真读你,看你路过的风景,听你最爱曲子—我遇到了这个人,这样一个陌生人,我对你心存感恩。我为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,因为只有自己懂得,每一道风光的背后,都有自己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也不是没人陪,如果是没人懂自己,原创散文

    最近你过得好吗?孤独吗?寂寞吗?或者两者都没有,因为你是快乐的,快乐胜过一切。孤独是一种主观自觉与他人或社会隔离与疏远的感觉和体验,而非客观状态;是一个人生存空间和生存状态的自我封闭,孤独的人会脱离社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月亮是太阳的守望者和追随者。当太阳匆匆西落时,已经缓缓降下了黑色幔帐的天际上,便升起了一轮渐明渐亮的月儿。月亮一点也没有太阳活力四射的阳刚和炫耀。她恬静羞赧,躲躲闪闪,总是在太阳落山后才出现,柔柔地、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多愁春雨(副本)

    怅望新春白袷衣,白门寥落意多违。红楼隔雨相望冷,珠箔飘灯独自归。远路应悲春晼晚,残宵犹得梦依稀。玉珰缄札何由达,云罗一雁飞。重拾烟花,再惹风尘,抑郁缱绻,玉溪生诗吟《春雨》多愁善感一往而深,情郁于中不
  • 头像
    小美

    穿越时空,重温永恒经典,八十年代日本的影视剧就好比一部万花筒

    今年五月访问期间,中日双方签订了合作摄制的协议。看到这个,我很高兴,并有一点小小的激动。一时以来,杜丘 幸子 姿三四郎…的镜头总在眼前晃来晃去。可以说,七、八十年代的影视剧就好比一部万花筒,为我们展示
    1
    电脑版 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