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我不想他死的,我仍然爱他

2020-02-06  来源:互联网  编辑:小狐  阅读人数:986

被起诉持刀捅死父亲的20岁女孩Jessica Breeze,经过7个月的调查和庭审,被给予无罪判决。

不仅消除了的嫌疑,也不用承担过失的罪名。

在听到判决后,20岁的Jessica当庭落泪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一切还要从7个月前案发的那天说起…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我不想他死的,我仍然爱他(图1)

今年20岁的Jessica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内向的女孩,过去十二年一直和父母住在Grove Hill。

从小她的父亲Colin Brady就对她很严厉,即便她已经成年了,也不让她随便出门社交或交朋友。

另外,Colin有酗酒的恶习,每次喝醉了后都会变得很暴躁,Jessica稍微做错点事情就会惹得他极度愤怒,母亲都劝不住。

随着Jessica长大,Colin的暴力一点点升级。

有时候仅仅是因为Jessica认识了新的男性朋友,喝醉酒的Colin都会把她关起来或者打一顿。

这种身心上的已经持续了很久,Jessica过去几年内一直处于恐惧、焦虑、不安的情绪中。

Jessica的母亲想保护女儿却没有能力:

母亲曾经因为被家暴而报警过,Colin也的确因此被定罪过。

但当时的家暴惩罚并不严厉,定罪之后Colin继续回到了家里,继续对妻子女儿施暴。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我不想他死的,我仍然爱他(图2)

或许是母亲曾经求助无效的经历,Jessica面对父亲的暴力,潜意识里一直认为报警没太大用。

长期生活在父亲的心理和身体暴力之下,她认为更简单的避免冲突的方式,是今后更听话、避免出门社交、避免惹怒他….

但忍让和原谅换来的不是Colin的改变,而是他又一次致命的暴力。

19年6月20日那个晚上,喝醉后的Colin得知Jessica下班后和一个男孩见面,像是去约会了,这让他暴怒。

他在Jessica回家后,再次对Jessica施暴,同时也和以往一样,连着Jessica的妈妈一起打。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我不想他死的,我仍然爱他(图3)

Colin一边对母女俩拳打脚踢,一边喊着要弄死母女俩、喊着他根本不在乎母女俩的死活…

Jessica被打到试图从位于二楼的卧室窗户跳出去,但父亲冲过来把她推到在床上要勒死她。

那一瞬间家里非常混乱,Jessica只记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,父亲松了手,把她的手机抢走了。

母亲这时候冲到Colin面前阻止他再继续打女儿,Colin施暴的对象从女儿变成了妻子。

为了制止父亲把妈妈打死,Jessica冲动之下从厨房拿来了刀和父亲对峙。

在母女俩和Colin扭打的过程中,Jessica最终用刀从后背捅进了父亲的身体,鲜血很快流得到处都是…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我不想他死的,我仍然爱他(图4)

根据Jessica之后的描述,她完全记不得自己是怎么拿来刀的。

等她反应过来时,父亲已经被她捅伤倒在地上。

她本意是自卫,是想阻止他,并不是真的想杀了父亲。

于是她惊恐地打了急救电话,在警方和救护车还没赶到时,担心父亲流血过多死亡,冲到了邻居家门口敲门,让人帮忙送父亲去医院...

根据邻居的描述,Jessica浑身都是血地冲过来,光着脚,看起来很惊恐,哭喊着“我杀了爸爸、我杀了爸爸,他死了,我杀了他…”

邻居也一脸震惊,随着她前去救Colin。

这时救护车和警方已经赶到了,但Colin被送到医院后不久,抢救无效死亡:

那一刀从后背刺穿了他的左肺部,刀深18厘米,他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..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我不想他死的,我仍然爱他(图5)

Jessica很快被逮捕,被检方以包括过失在内的罪名起诉。

根据当时检方的描述,虽然Jessica声称自己是正当防卫,但考虑到刀是从死者后背插入的,案件还是有“可诉”的空间,到底是正当防卫、过失还是,还不能下定论。

这个很快随着当地媒体的报道传开了。

49岁的Colin被女儿捅死的让很多邻居都震惊无比,他们认为Colin看起来是个“好人”邻居的老爷爷也觉得他们都是“好孩子”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悲剧。

在他们家附近,还有社区邻居前来悼念时献上的花。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我不想他死的,我仍然爱他(图6)

之后的调查中,Jessica接受了两次心理评估。

医生认为她并没有人格障碍,没有的倾向。

相反,从她的精神状态和性格判断,她的成长环境是非常不健康、有毒的。

Colin对她的不仅仅限于身体上的暴力,也包括心理上的。

常年的羞辱和打击Jessica,让Jessica一直生活在恐惧和焦虑中。这导致了Jessica在人际交往方面存在一些适应障碍。

另外,警方对Colin曾经的家暴历史进行了分析。

结合了Jessica的妈妈、亲友们的描述,确认了在过去十多年里,Colin的确有酒后施暴的习惯。

Jessica的母亲也经常遭到Colin的和羞辱,但母女俩在心理上都不敢反抗他。

案件经过近7个月的审理,2020年2月3日终于有了判决结果。

经过近5个小时的审理,法庭宣布Jessica是无罪的:

她捅死Colin的行为是出于自卫,不用担负过失的罪名。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我不想他死的,我仍然爱他(图7)

听到宣判的时候,Jessica双手掩面哭泣。

走出法庭的时候,她还是处于哭泣的状态中。

在被媒体问到对判决的感受时,她回答说:

“很高兴一切都结束了…一切都太可怕了。”

在被问到她对过去这七个月的感受时,她却没有刚才所说的“高兴”只是反复说着:

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。”

Jessica所说的“不知道”可能是对于“反杀”父亲一事的无法接受。

在法庭上她曾经告诉陪审员,自己并不希望父亲死。

“他仍然是我的父亲,我仍然爱他,我不想他死的,我只是希望他停下来…”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我不想他死的,我仍然爱他(图8)

Jessica的判决结果或许会让很多家暴受害者感到欣慰,但她杀了父亲后的内疚和迷茫也让人很心酸:

家暴发展到极端常常以死亡结尾,要么是受虐者的死亡、要么是施暴者被反杀。

而活下来的受害者,可能会被判刑,可能会继续背负暴力的阴影、内疚、痛苦、伤痕继续生活。

即便最后能被判无罪,反杀也不是解决和制止家暴的最佳方法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父亲

父亲,读音:“fùqīn”,口语叫“爸爸”,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。父亲,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,一般不作为面称。

无罪

无罪,本名王辉。原起点网签约作家,现已转入纵横中文网。现为纵横中文网签约作家,作品有《罗浮》、《流氓高手》、《扬眉》、《神仙职员》《通天之路》等。他创造了一个人见人爱的“流氓”,他让一个不受瞩目的题材一夜之间红遍大街小巷,在他之后无数标题为“流氓XX”的小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……享受过一夜成名的快乐,也遭遇过人气下滑的危机。他就是无罪。04年开始创作人生的第一本书《无神不灭》,随后的《SC之彼岸花》将他的创作推向了第一个高峰,成为了将网络游戏带入小说成功的第一人。而《流氓高手》系列更是奠定了他在网络小说界的白金作家的地位。09年冬,无罪携带他的最新玄幻巨著《罗浮》来到纵横中文网,迎来他创作生涯的另一个巅峰。

猜你喜欢
相关文章
电脑版 手机版